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2022亚冠联赛西亚大区小组赛已经全部结束,尽管与中超球队无关,但因四名中国裁判参加西亚赛区的执法工作,而且还是在为进军卡塔尔世界杯作最后冲刺,因而这几人的执法情况还是颇引人关注。根据统计,马宁在整个西亚区的60场比赛中参加了4场比赛的执法工作,是四名参加执法工作最多的主裁判之一;傅明则担任了三场比赛的主“zhu”裁判工作;两位助理裁判曹奕与施翔则先后参与了五场比赛的执法。

①12强赛后连轴转奔沙特

在完成了3月29日 ri[伊朗队主场对阵黎巴嫩队的最后一轮世预赛12强赛执法工作之后,四名中国裁{cai}判马宁、傅明、曹奕与施翔并未返回国内,而是直接从赛地伊朗奔赴沙特,向亚足联裁判工作组报到,参加今年亚冠联赛西亚大区小组赛的执法工作。亚足联将今年的亚冠联赛西亚大区五个小组的比赛全部都安排在沙特进行,而且,由于国际足联很快就将敲定执法今年卡塔尔世界杯赛的裁判员名单,而亚冠联赛也是继12强赛之后,亚足联今年所主办的第一项洲际性赛事,裁判员在亚冠联赛中的表{biao}现,将影响到能否最终进入到世界杯裁判名单之中。所以,这四位中国裁判选择前往沙特,某种程度上也是在为中国裁判时隔20年后再度重新进军世界杯做最后的努力与冲刺。

目前,亚足联总共有8组裁判被列入执法世界杯的候选名单之中,马宁与两位助理裁判曹奕、施翔是其中一组,七组包括澳大利亚的比斯、巴林的纳瓦夫舒克拉拉、伊朗的法哈尼、日本的佐藤隆治、约旦的马克哈德梅赫、卡塔尔的贾西姆、阿联酋的 *** 哈桑等主裁判领衔的本国裁判组。

在这八组裁判中,伊朗的法哈尼、巴林的纳瓦夫、阿联酋的哈桑、日本的佐藤隆治等四名主教练都是执法过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赛的主裁判,而卡塔尔的贾西姆则是以助理视频裁判的身份参加过上届世界杯赛;另一位参加过上届世界杯赛执法工作的乌兹别克裁判伊尔马托夫三年前已经挂哨,如今已经成为乌『wu』兹别克足协第一副主席。

此外,来自澳大利亚的比思和来自约旦的马克哈德梅赫两人都参加了去年东京奥运会的男足赛执法工作。在去年12月份于多哈进行的世界杯赛前测试赛——国际足联 *** 杯赛中,伊朗的法哈尼以及日本的佐藤隆治又被选定为执法裁判。

如果延续俄罗斯世界杯赛时的亚洲有六组裁判入选的情况(注当时入选的沙特裁判组因被指控卷入国内联赛的假球中而未能前往俄罗斯),在“八选六”的情况下,马宁就相对处于较为不利的竞争局面,因为除了参加过世青赛的执法外,还没有参加过更高级别的世界大赛的执法经历。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马宁和几位中国裁判一起,参加了这次西亚大区的亚冠执法工作。

需要指出的是,傅明是冲击“VAR视频助理裁判”的执法工作,而且去年东京奥运会期间就曾担任过VAR视频{pin}助理裁判,但因为此番在沙特进行的亚冠联赛小组赛期间没有采用VAR视频技术,傅明还是以主裁判的身份参加执法。

②马宁傅明主裁4场与3场

据了解,总共有24名主裁判参加了《liao》此次西亚大区亚冠联赛的执法工作。在亚足联执法卡塔尔世界杯赛的8组候选裁判中,来自澳大利亚的比斯缺席,不仅没有前往沙特执法西亚大区的比赛,也缺席了在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地进行的东亚大区的比赛,七组裁判则全部现身。除了马宁领衔的中国组裁判外,日本的佐藤隆治、约旦的马克哈德梅赫也来到沙特参加了西亚大区的执法工作;巴林的纳瓦夫舒克拉拉、伊朗的法哈尼、卡塔尔的贾西姆、阿联酋的 *** 哈桑等则参加执法东亚大区亚冠相关小组的执法工作。

日本的佐藤在整个西亚大区的比赛中就参加了两场比「bi」赛的执法,包括阿联酋沙巴布〖bu〗阿赫利队1比1平伊朗弗拉德队、卡塔尔加拉法队0比“bi”1负伊朗弗拉德队的比赛;而马宁与约旦{dan}的马克哈德梅赫则均参加了四场比赛的执法工作。某种程度上,这是亚足联在对马宁与马克哈德梅赫两位裁判的最后考察。尽管来自阿曼的卡夫和『he』来自叙利亚的哈塔布两人也分别参加了4场亚冠联赛小组赛在执法工作,但毕竟两人并不在世界杯执法候选裁判名单中。

据统计,马宁在4场比赛总共出示了16张黄牌、1张红牌〖pai〗,而马{ma}克哈德梅赫则累计出示了14张黄牌、没有红牌。两人都属于累计红黄牌数较多的裁判,但并不是最多的,马宁累计红黄牌数量较多,很大程度上与执法沙特塔旺队对阵乌兹别克棉“mian”农队的第四小组最后一轮比赛有关。因为事关沙特塔旺队能否出线,马宁在本场比赛中出示了8张黄牌。但乌兹别克裁判阿西莫夫“fu”在执法卡塔尔拉扬队对阵阿联酋沙迦队的比赛中,一场出示了9张黄牌。

不过,从整体反应情况【kuang】来看,马宁的判罚并未引起“qi”争议,关键球的吹罚与处理上并无问题。

附录马宁执法场次  

04.08  利雅德  第一小组  沙特希拉尔队vs阿联酋沙迦队   2比1

04.14  布 ***   第四小组  沙特塔旺队vs伊朗塞帕罕队     3比0

04.23  达曼    第五小组  乌兹别克纳萨夫vs卡塔尔萨德   3比1

04.26  布 ***   第四小组  沙特塔旺队vs乌兹别克棉农队   4比5

由于亚冠联赛小组赛没有采用VAR技术,傅明此番在沙特期间以主裁【cai】判的身份参加了3场比赛的执法工作。这其中,两位中国助理裁判曹奕和施翔在4月11日以助理裁判的身份,协助傅明参加了沙特法伊萨尔队对卡塔尔萨德队的执法,马宁在这场比赛中《zhong》担任第四官员。【这也使得两位中国助理裁判在参加西亚大区亚冠联赛执法工作的所有助理裁判中成为参加执法场次最多的裁判,均为5场。】而两场比赛中,傅明先是与来自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的两位助理裁判搭档,执法了沙特沙巴布队与印度孟买队的比赛,第四官员则来自新加坡;随后则与三名韩国裁判(四官为金大龙)一起执法了第五小组最后一场事关出线的关键性比赛。

附录傅明执法场次

04.11  达曼    第五小组  沙特法伊萨尔队vs卡塔尔萨德   2比1

04.22  利雅德  第二小组  沙特沙巴布队vs印度孟买队     6比0

04.27  达曼    第五小组  约旦维赫达特vs乌兹别克纳萨“sa”夫 2比2

③滞留境外发起最后冲击

在完成了亚冠联赛西亚大区的执法工作之后,这四名中国裁判并未马上返回国内,这主要是因为一旦回到国内后,需要按照相关防疫政策接受“14+7+7”的隔离与观察,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毕竟,目前已经进入到世界杯最后的冲刺阶段,如果想冲击世界杯,需要随时接受召唤、参加相关赛事的执法工作,同时还需要接受国际「ji」足联的安排,参加世界杯赛前的多个研讨会和业务学习。

正因为此,四名中国裁判决定暂时滞留沙特。当然,滞留海外的话,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这四位裁判所在单位的正常工作“zuo”。不过,庆幸的是,这四位裁判所在的单位还是给予了积极支持{chi},毕竟中国裁判进军世界杯并非易事,自从2002年世界杯赛之后,中国裁判时隔20年第一次有机会重新叩开执法世界杯的大门,如此机遇下,不仅仅四位裁判一直在努力,他们所在的单位也为他们最大程度提供便利。

根据亚足联的竞赛安排,5月18日至24日,亚足联主办的二级俱乐部赛事——亚足联杯赛西亚大区的三个小组将分别在阿曼、科威特与巴林进行,另外南亚区的比赛在印度进行。不出意外的话,四名中国裁判很【hen】有可能将受亚足联指派,参加其中一个小组的比赛。而这之后,亚足联定于6月1日至19日在乌兹别克进行第五届《jie》U23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四名中国裁判也有可能受亚足联指派参加执法工作,而且U23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将启用VAR技术,傅明也将有用武之地。

如此情况下,这四名中国裁判恐怕将会无缘国内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但为了中国裁判能够重新进军世界杯赛,暂时缺席中超联赛也是值得的!

Allbet 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www.allbetgame.us无关。转载请注明:马宁傅明七次主裁亚冠赛 为执法世界杯做最后冲刺
发布评论

分享到:

80年代很火的“黑皮西瓜”,为何后来被淘汰了?它有哪些致命缺陷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